歡迎您來到百色紅色文化培訓中心!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注微信

學員風采

+more

聯系我們

+more
百色紅色文化培訓中心

聯系人:王老師

手機:15677671329

地址:百色市右江區城東大道


紅色經典

您現在的位置: 網站首頁 >紅色經典
百色紅色文化——鄧小平對百色起義的重大貢獻
時間:2019-07-03     閱讀次數:   
百色紅色文化——鄧小平對百色起義的重大貢獻
 
       百色起義,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革命過程中,探索中國革命勝利的道路、建立和發展革命武裝力量和革命根據地的一次偉大實踐,也是鄧小平不平凡的革命生涯中一個重要亮點。百色起義創建了紅七軍、紅八軍,有力地打擊了國民黨反動派,配合和支援了其他紅軍和革命根據地的發展,開創了中國共產黨人在少數民族地區創建革命根據地的先例,為革命培養和鍛煉了一批黨政軍工作骨干和人才,表現了以鄧小平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為國家獨立、民族解放艱苦奮斗的崇高理想和獻身精神。 
  一、參與紅七、紅八軍的創建和發展,為壯大革命武裝力量作出貢獻 
  中國革命的特點是武裝斗爭為主要斗爭形式。只有建立起革命的武裝力量,才能進行革命的武裝斗爭,從而實現奪取全國勝利的革命目標。為此,中國共產黨成立后逐漸重視建立革命武裝。在大革命時期建立了黨領導的葉挺獨立團,并支持工農群眾建立革命武裝。但當國民黨反動派屠殺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時,共產黨沒有強有力的革命武裝進行抵抗,這是大革命失敗的一個重要原因。此后,中國共產黨人緊急召開八七會議,確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方針,并于此前后在全國舉行多次武裝起義。 
  1929年12月11日,鄧小平、張云逸、雷經天、韋拔群等在廣西省右江地區領導百色起義,成立紅軍第七軍。1930年2月1日,鄧小平、李明瑞、俞作豫等在廣西省左江地區領導龍州起義,成立紅軍第八軍。紅七、紅八軍成立后,鄧小平為鞏固和發展紅軍,針對性地提出了改造舊軍官、解決地方反動武裝、武裝農民三項重要主張,即:“加緊八軍本身的改造,肅清舊的軍官,分配同志以主要的工作”,“迅速解決地方有反動可能的武裝”,“武裝農民好組織工人農民赤衛隊,以為擴大紅軍之基礎”。按照鄧小平的意見,紅八軍給百色紅色文化教育農民發了300多支槍,為工農武裝的發展給予幫助。解除地方反動武裝的工作也取得很大成效。雖然鄧小平說“因技術上不完善只解決了大半”,但“上面這些決定,在短期內作出了相當成績”。
  紅七軍和紅八軍成立后,先后在隆安、平馬、亭泗、思恩、古州、百色、果化、武岡、長安、江華、梅花等地同敵人交火激戰,給敵人以有力打擊,紅軍損失也很大。戰斗最激烈之時,“統計在右江約有三月半之久,沒有一天停止武裝行動,與豪匪武裝的作戰簡直成了家常便飯”。②1930年11月9日,鄧小平和李明瑞、張云逸率紅七軍主力7000多人奉命北上,紅八軍余部經過艱苦斗爭與紅七軍會合,編入紅七軍。12月5日,紅七軍攻打長安,戰斗持續“五日之久,打得敵人膽寒,只有死守城內。白崇禧親到指揮,斬斷浮橋背水死守”。“長安作戰的確建立了七軍的威風,敵人稱我軍是全部的北伐老兵”。1931年2月,梅花之役激戰5小時,紅軍“作戰的損失為向來未有”,“全軍干部損傷過半,真令人痛哭”。“作戰失敗后即退入山中,兵力疲極,失敗情緒甚增,傷官兵不下二百,最難處置不過此時,后經多方設法才勉強將傷兵官安置”。百色黨性教育在渡樂昌河時,部隊被截為兩部分,鄧小平和李明瑞渡了河,張云逸卻未能渡河。后來張云逸率部隊迂回渡河向江西前進,和鄧小平等會合。在極為艱難的條件下,紅七軍仍堅持斗爭。直到1931年3月上旬進入湘贛蘇區,參加第二次反“圍剿”作戰。 
  1931年3月17日,毛澤東和朱德發布《為爭取第二期作戰勝利軍事上應準備的工作》的訓令,指出第二次反“圍剿”已經具備的有利條件:因第一次反“圍剿”勝利繳獲許多槍、彈,在廣昌、寧都、永豐、樂安、南豐等地新爭取到數十萬群眾,新增加了一支生力軍――第七軍,“這種種條件都保證我們這回必然要得到更大的勝利”。百色干部培訓毛澤東所說的生力軍,就是指中國工農紅軍第七軍。同年7月,紅七軍2000多人在江西興國橋頭鎮和紅一方面軍紅三軍團會師并編入該軍團,參加第三次反“圍剿”斗爭。 
  總之,百色起義是鄧小平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堅持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發展革命武裝的一次起義。這次起義集合了六七千人的隊伍,同國民黨部隊進行了多次戰斗,對國民黨反動派給予了有力打擊。部隊轉戰湘贛后和中央紅軍會合。這是一支非常重要的武裝力量,被毛澤東譽為“生力軍”。鄧小平對這支革命武裝充滿感情,他到中央匯報工作前往中央蘇區工作后,還向中央提出回紅七軍工作。百色干部學院鄧小平參與紅軍創建和發展,為發展革命武裝所作的貢獻,在中國革命和紅軍發展歷史上寫下了重要一筆。 
  二、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為擴大革命統一戰線作出貢獻 
  百色起義能夠成功,和鄧小平等人遵照馬克思主義統一戰線理論和黨的六大精神分不開。鄧小平受中央委派到少數民族聚居的廣西工作,充分重視運用統一戰線這一革命的法寶。他以廣西省政府秘書的身份出入俞作柏官邸。俞作柏時任廣西省政府主席,他和當時廣西省綏靖司令李明瑞都受到進步思想的影響,特別是受俞作柏弟弟、共產黨員俞作豫的影響,主動要求中共方面派干部支援。這對中國共產黨來說是一個絕佳機會。俞作柏和李明瑞在1929年春的蔣桂戰爭中倒向蔣介石,致使李宗仁、白崇禧敗北,因而執掌了廣西軍政大權,但他們自知根基比較薄弱,又深知蔣介石不可靠,于是請中共方面派干部支援。李明瑞是桂系驍勇善戰的名將,北伐戰爭中,賀勝橋一戰使他名揚整個北伐戰場。他和俞作柏是表親關系,但他的革命傾向更為明顯。早在1928年中共六大已通過了有關開展兵運的決議,提出在部隊中爭取進步力量,發展黨領導的政治軍事力量。利用桂系內部的矛盾,開展對桂系軍閥實力派的統戰工作,正可以達到這樣的目的。鄧小平曾在法國勤工儉學、在蘇聯學習革命理論、在馮玉祥部隊從事統戰工作、在中共中央擔任秘書長,經歷豐富。為貫徹中共六大的決議,開展對地方實力派的統戰工作,25歲的鄧小平于1929年9月上旬來到廣西。   在對俞作柏、李明瑞的統戰工作中,開始進展并不順利。9月中下旬,俞作柏、李明瑞在汪精衛派來的薛岳游說下,決定成立南路討蔣軍,聯合張發奎共同反對蔣介石。鄧小平和張云逸等在勸阻不成的情況下,為掌握武裝力量,說服俞作柏、李明瑞讓教導總隊和警備第四、第五大隊留守南寧,由張云逸擔任南寧警備司令。俞作柏、李明瑞于10月1日在南寧舉行反蔣誓師大會,率軍進攻廣東,不到10天即遭失敗,返回南寧。10月13日,俞作柏、李明瑞和俞作豫率廣西警備第五大隊乘船撤向龍州。在此情況下,鄧小平率廣西特委同志向百色進發。11月中旬,鄧小平在百色清風樓同李明瑞徹夜長談,一方面說服李放棄攻打南寧計劃,一方面闡述共產黨的政治主張和準備領導發動左右江起義,組織工農紅軍和蘇維埃政權的計劃,以中共廣西前委的名義請李明瑞出任紅七軍、紅八軍總指揮。李明瑞接受了這一職務,還提出加入中國共產黨的申請。 
  鄧小平在廣西第一次獨當一面開拓統戰工作局面,取得了巨大成功。但他在檢討這段工作時說:“七軍本是和平轉變來的,轉變后的改造工作非常不夠,致有三次叛變事實之發生,都是舊的基礎(包括兵油子)沒有肅清的結果。黨及政治工作仍有很多缺點,黨的領導仍是薄弱,不能在緊急關頭打破官兵的失敗情緒”。其原因,固然是干部太缺乏,百色革命傳統教育但工作方式不夠更是主要原因。鄧小平對這期間統戰工作的反思和總結,對以后黨的統戰工作具有參考價值。 
  三、發展工農武裝,建立革命政權,為創建左右邊江革命根據地作出貢獻 
  黨的六大以后,中國共產黨在全國各地領導的紅軍游擊戰爭進一步開展,農村根據地逐步擴大。農村革命根據地是中國共產黨和紅軍、革命政權賴以生存、發展的依托和陣地,也是農村包圍城市,最后奪取全國政權的主要陣地。1929年,到廣西后化名鄧斌的鄧小平,首先同中共廣西特委書記雷經天取得了聯系。他影響俞作柏、李明瑞,釋放了一批大革命失敗后被捕的共產黨員和進步人士。緊接著又以培訓初級軍官,加強廣西軍事力量的名義,通過俞作豫向李明瑞建議,成立廣西教導總隊,派進了100多名共產黨的干部學員。駐守南寧的廣西警備大隊實際上被共產黨掌握,共產黨員張云逸擔任第四大隊大隊長,共產黨員俞作豫擔任第五大隊大隊長。廣西的變化引起了國民黨軍閥的密切注意,失去廣西地盤的李宗仁驚呼:“俞作柏,李明瑞,南歸后,為虎附翼,共禍始熾”,“桂省幾成為共黨之西南根據地”。 
  1929年10月中旬,俞作柏、李明瑞將廣西警備第五大隊撤向龍州。鄧小平等指揮部隊將武器彈藥乘船溯右江而上運往百色,其余部分發給右江沿岸各縣農軍。張云逸率廣西教導總隊和警備第四大隊從陸路掩護前進。有資料說鄧小平在南寧策動了百色紅色文化培訓“南寧兵變”,然后和張云逸、李明瑞、俞作豫把部隊拉到了廣西西部的百色和龍州即左右江地區。這個地區有一定的革命影響和較好的群眾基礎,農民領袖韋拔群時任廣東東蘭縣革命委員會軍事部主任,正領導右江地區的農民自衛軍開展武裝斗爭。韋拔群還派黃松堅到百色見鄧小平。鄧小平指示韋拔群,帶領農軍繼續清除地主反動武裝,武裝工農,擴大部隊。10月22日,鄧小平和張云逸率部隊到達百色,并將黨的活動由秘密轉為公開,在部隊和群眾中宣傳共產黨的主張。30日,鄧小平被中共中央任命為中共廣西前敵委員會書記,領導左右江地區黨和軍事工作,直屬省委指揮。12月初,鄧小平根據龍州情況的變化,決定改變左右江同時舉行武裝起義的計劃,對百色起義的部署重新調整,右江先行起事。在部署好起義工作之后,鄧小平返回上海匯報工作。 
  12月10日,按照事前部署,中共廣西前委在百色分別組織召開了廣西警備第四大隊士兵代表會議、百色工人代表會議、農民代表會議,討論通過廣西警備第四大隊舉行起義轉變為紅軍和建立蘇維埃政府兩個決議。當晚,又將百色的縣長和禁煙局局長加以監禁;向商會宣布紅七軍將于11日成立,收繳商團     槍枝。 
  按照鄧小平和張云逸的部署,中共廣西前委于12月11日在百色召開廣州暴動紀念大會,3000余名群眾到會,會上宣布成立紅七軍,張云逸任軍長,陳豪人任政治部主任。大會頒布了《中國工農紅七軍目前實施政綱》。會后舉行全城游行。新成立的紅七軍設三個縱隊。中共廣西前委改為中共紅七軍前委,由陳豪人任書記,張云逸、韋拔群等組成。第二天,在恩隆縣平馬鎮召開右江第一屆工農兵代表會議,百色、恩陽、奉議、思林(今屬田東縣)、果德(今平果縣)、隆安、向都(今屬天等縣) 、鎮結、東蘭、風山等11個縣的農民代表,5個鎮的工人代表和紅七軍士兵委員會的代表80多人參加。大會選舉產生了右江蘇維埃政府,雷經天任主席,韋拔群、陳洪濤等任委員。隨后,右江地區10多個縣相繼成立了蘇維埃政府或革命委員會。并同左江根據地一起,稱為左右江根據地。 
  1930年2月1日,按照鄧小平、張云逸等的部署,龍州起義舉行。中共左江軍委在龍州縣城召開有1萬多人參加的工農兵群眾大會,宣告中國共產黨的政治主張,宣布成立中國工農紅軍第八軍和左江革命委員會。俞作豫任紅八軍軍長,何世昌任政治部主任,李明瑞任紅七軍、紅八軍總指揮。紅八軍由廣西警備第五大隊和左江工農武裝組織。左江革命委員會由王逸任主席。左江地區的上金、憑祥、龍茗、養利、崇善等縣相繼建立革命委員會。未建立革命政權的縣也成為紅八軍和左江革命委員會的活動范圍。至此,廣西紅軍發展到7000人,紅色區域擴展到20多個縣,擁有100多萬人口,成為當時全國較大的革命根據地之一。不久,根據中共中央軍委命令,鄧小平兼任紅八軍政治委員。 
  龍州起義成功后,鄧小平審時度勢,決定停止紅軍攻打南寧的行動。1930年2月7日,鄧小平取道香港、越南回到龍州,聽取留守后方工作同志的匯報,得知紅八軍主力已經離開龍州,到左江各縣打擊地方反動勢力,建立工農政權,并準備會同紅七軍攻打南寧。鄧小平還了解到,左江革命委員會雖已成立,但尚未開展實際工作,政權很不穩固;紅軍主力出發后,留守后方的是極靠不住的收編隊伍。在此情況下,鄧小平從主觀和客觀條件估計,攻打南寧必遭失敗,特別是紅八軍更為危險,有全軍覆滅的可能。根據中共中央不打南寧的決定,鄧小平命令紅八軍撤回龍州,同時電令紅七軍停止攻打南寧的行動。百色紅色黨性教育1931年1月2日,鄧小平和李明瑞、張云逸率紅七軍攻占全州并召開前委會議,鄧小平等總結北上以來攻城奪寨、強攻強打造成嚴重損失的教訓,主張放棄攻打大城市的冒險,得到多數人贊同。  鄧小平在領導紅軍活動中,團結壯、漢、瑤、苗各族人民,處處照顧人民群眾的利益,因而得到人民群眾的擁護。紅七軍回右江活動時即已決定在右江僅停留很短時間,與滇軍作戰后又提到此問題。但考慮到農民群眾的利益,部隊將離開右江的時間推遲。因為“秋收快到,如果紅軍離開,則農民的收獲必全被豪紳搶去,必使農民發生反感,并且農民分得了地主反革命的土地,必定得到了秋收才能深刻地感到土地革命之意義。故當時決定‘相當保護秋收’的原則,計時九月底可出發。結果實現了這個決定”。③紅軍在連州停留時開展群眾工作,“因為敵人放火燒街,我們救火給了城市民眾甚至于商人以很好的影響。”④鄧小平認為,“一路群眾,窮苦的對紅軍感覺是好,不滿豪紳、民團、縣政府、國民黨,亦能對我們宣傳表示接受,但發動斗爭不是幾天的事,群眾還是害怕。”因此,對群眾的工作要耐心細致,不能簡單敷          衍。在左右江革命根據地建設過程中,鄧小平注意從實際出發。他提出在右江解決土地問題的原則是“沒收豪紳地主階級土地”,“沒收一切反革命的土地”。鄧小平解釋說:我們沒有提出“平分一切土地”的口號,分配的方式是“平分”、“共耕”、“沒收豪紳地主反革命土地分給貧苦農民”三個辦法,由群眾在鄉蘇維埃大會中自己選擇。
  四、堅持黨的領導,為黨的建設作出重要貢獻 
  在領導百色起義、龍州起義,創建左右江革命根據地過程中,鄧小平堅持黨的領導,為鞏固和發展黨組織,作出了重要貢獻。他先是作為中共中央代表,根據中共中央的決定部署領導起義,以后又擔任中共廣西前委書記,領導黨組織在軍隊和地方建立組織機構,積極發展黨員,為根據地的創建和發展打下了組織基礎,也為黨在廣西的組織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更為重要的是,鄧小平在此期間注意了解實際情況,多次召集會議,討論重大問題,進行民主決策,實行集體領導,反映出很好的工作作風。 
  鄧小平到廣西不久,就和雷經天、陳豪人、俞作豫等取得聯系,他聽取了情況介紹,傳達了中央指示,研究了工作任務和部署。決定:發動群眾,抓緊恢復和發展黨組織,為武裝斗爭做準備;做好俞作柏、李明瑞的統戰工作;繼續采取單線聯系、秘密接觸的聯絡方式;籌備召開中共廣西省第一次代表大會。9月10日至14日,廣西特委在鄧小平的指導下召開了中共廣西省第一次代表大會。會議傳達了中共六大和六屆二中全會精神,通過了《廣西黨的政治任務決議案》以及關于組織、職工、宣傳、農民運動、軍事、土地革命、婦女、共青團等方面的9個草案,確定廣西黨組織今后的工作路線和中心任務。會議選舉產生了新的中共廣西特委。可見,鄧小平在廣西傳達貫徹中央精神,召開省級黨的代表大會,為百色起義、龍州起義的發動奠定了領導基礎。 
  為了紅軍和根據地的發展,鄧小平多次召集會議,明確提出要充分發揮黨的核心作用。1929年12月初,他在龍州討論起義工作計劃時,強調要抓緊建立和健全左江地區的黨組織,充分發揮黨的核心作用。會議決定成立龍州縣委,派出干部深入左江各縣建立黨組織,發展新黨員,做宣傳發動工作等。1930年2月9日,鄧小平召集中共左江特委和中共紅八軍軍委聯席會議,“決定八軍暫時組織一個前委”,計劃紅八軍與七軍匯合后八軍即取消,健全七軍實力。在會議中,鄧小平“根據中央指示作了一個口頭報告,決定了八軍及左江工作方針”,“以龍州為中心發動左江土地革命,一方面分配所有的同志到下層群眾中去做實際的工作,反對機關的工作方式;一方面分發隊伍到龍州附近幾縣游擊,發動土地革命及建立蘇維埃、農會等政權及群眾的組織”。同時設法和紅七軍聯系,等等。會議“對于黨、政權、紅軍的工作均有相當具體的決定”,“上面這些決定,在短期內作出了相當成績”。①在這次會上,李明瑞被吸收為中共黨員。這對加強黨對紅軍的領導,具有重要意義。 
  3月中旬,鄧小平在向都縣召開縣赤衛軍和蘇維埃政府部分負責人會議,指示要深入進行土地革命;徹底消滅民團、土匪,發展工農武裝;發展黨組織,建立革命政權。②5月,鄧小平在河池召開紅七軍黨員大會報告中央指示,同時討論行動問題。他認為:當時湘南駐有重兵,不易通過。右江群眾自紅軍離開后,失敗情緒非常之深,對紅軍表示不滿。在發展、鞏固右江工作上,需要紅軍回右江一段時期。回右江可以發展第七軍,可以解決服裝、經濟的問題。這些意見得到大家贊同。因此,會議決定收復百色和右江沿岸各縣,深入土地革命,發展和改編紅軍,3個月后向外發展。 
  10月2日,鄧小平在平馬召開紅七軍前委擴大會議,傳達6月11日中央政治局的決議,決定改變軍隊編制為3個師,留下21師在右江作為發展的基礎,由韋拔群任師長,第19、20兩師(每師兩團)離開右江去攻打柳州、桂林。11月7日在河池召開紅七軍黨員代表大會,確定了第七軍的任務是“打到柳州去”、“打到桂林去”、“打到廣州去”三大口號。在此三大口號之下,消滅兩省軍閥,阻止南方軍閥向武漢進攻,完成南方革命。執行此任務的紅軍戰術是集中攻堅,沿途創造地方暴動,迅速打到柳州、桂林,向北江發展。這些決定都是脫離實際的錯誤決定。河池會議以后,紅七軍在實踐中糾正了這些“左”傾錯誤,但部隊已經遭受很大損失。 
  鄧小平重視在紅七軍中發展黨員。共產黨員在作戰時特別英勇,在戰斗中傷亡很大,正如鄧小平所說“每次作戰死傷的大半是同志”。紅七軍中黨的組織完備,總指導機關是前敵委員會,下有師團營委,連有支部,每級均有士兵同志參加,但極弱。前委在河池黨員代表大會上進行改選,擔任前委成員的有鄧小平、陳豪人、軍長張云逸,師長李謙,團長袁振武,士兵李朝綱等。紅七軍到江西崇義后決定取消前委,但仍保留由鄧小平兼書記的團委。組織機構的完整,為黨指揮槍提供了可靠的組織保證。 
  鄧小平還重視干部的培養和訓練。他親自舉辦黨員干部訓練班,親自講課,親自編寫教材。他講授《黨的問題》、《蘇維埃的組織和任務》等課程,把講稿油印成小冊子發給學員,對提高黨員、干部的政治思想素質起到了很好作用。1930年7月,鄧小平和李明瑞、張云逸率紅七軍到平馬鎮整訓,舉辦為期3個月的教導隊,培養連排基層干部。鄧小平給學員講第一課,主要內容是右江革命形勢和舉辦教導隊的目的、意義和要求,鼓勵學員們努力學習,提高思想覺悟。之后,鄧小平多次講課,論及工農民主政權、土地革命、武裝斗爭、帝國主義、軍隊性質等。同時,鄧小平還舉辦右江地區黨政干部訓練班,主講政治理論課,來自東蘭、果德、恩隆、奉議等縣的50多名干部參加了學習訓練。①鄧小平在給中央的報告中說,“對干部的訓練,我們注意到的,除了實際工作的指導外,不斷地辦訓練班,參加的多半是貧雇農,但成績甚少(講的課目均是解決實際問題的辦法)”。②   鄧小平對這期間黨的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和困難作過檢討,他說是“忽視了發動右江群眾深入土地革命,鞏固右江蘇維埃政權的錯誤”,“同時,當時作戰完全沒有運用群眾的戰術,單憑紅軍的力量,深入白色區域去打硬戰,處處受敵人(豪紳民團)的擾亂”,還“因干部的缺乏(地方工作干部簡直沒有)收效仍然不多,發動群眾方法完全不懂,不能回答群眾的問題。”③這對于紅軍總結經驗和教訓很有幫助。 
  五、百色起義在國內外產生廣泛影響 
  百色起義、龍州起義及左右江革命根據地的創立,產生了廣泛的政治影響,得到人民群眾的熱烈響應和擁護。鄧小平在給中央的報告中指出:“以廣西警備第四大隊及東蘭農民武裝為基礎轉變成了第七軍,轉變后興奮了右江的群眾,百色、平馬的群眾大會到的群眾非常之多而熱烈,紅軍本身的情緒非常之好,戰斗力亦甚強,在隆安作戰中充分表現出來。”④在紅七軍、紅八軍成立后,在作戰中注意執行優待俘虜政策,對動搖敵人軍心產生了很好效果。紅軍曾經從懷遠到思恩,又由思恩向貴州之古州(貴州三大城市之一)游擊,結果攻下古州,子彈得到相當補充,經濟也得到相當解決,士兵情緒提高。特別是紅軍執行的優待俘虜政策,在貴州軍隊中產生了很大影響。“攻下古州,消滅了敵軍大部(四五百人),對敵軍俘虜的官兵均非常之優待,對貴州軍隊有不少的影響,甚至不少中下級官長,對進攻紅軍問題表示動搖。”后來貴州軍閥王家烈始終不愿與紅軍接觸,這也是原因之一。⑤ 
  鄧小平很重視左右江革命斗爭在全國的政治影響。他在1930年1月談到:“左江的發動是刻不容緩,如左江能發動,這對全國的政治影響更大。這種斗爭發展的方面,是左右江取得聯系,以推向湘、粵邊發展,以造成與朱、毛、彭、黃會合的前途”。1931年2月22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向忠發給共產國際的報告中也談到紅七軍的工作。⑥1931年7月,紅七軍轉戰桂、湘、粵、贛四省后和中央紅軍會合。千里轉戰中,紅軍沿途宣傳共產黨的主張,播下革命的火種。在江西崇義,鄧小平“動員全軍以一連一營為單位分散游擊,經常給以工作方式的指導,結果經過二十余日的工夫做了相當成績,創造了三個區蘇維埃,幾個鄉蘇維埃,找出貧苦農民到蘇維埃工作,組織赤衛隊、雇農工會、貧民農團等組織,群眾情緒還好”。⑦這對動員群眾參加革命,擴大革命影響,發揮了積極作用。 
  百色起義、龍州起義及紅軍在廣西的活動,還產生了一定的國際影響。當時越南是法國的殖民地,法國在龍州設有領事館。法國駐龍州領事館因龍州民眾進行革命運動而發出無理照會,照會中提出倘共產主義蔓延到龍州,將請越南政府派遣武裝衛隊護衛。針對外國列強的挑釁,根據鄧小平的指示,紅八軍和左江革命委員會于2月19日在龍州體育場舉行萬人反帝斗爭群眾大會。大會以左江革命委員會的名義,發出反對法帝國主義無理侵犯中國主權的通電。會后,數千名群眾舉行示威游行并沖擊法國領事館,燒毀海關樓等。鄧小平說,“當時并不懂得可以講一講外交政策”,“群眾甚高興,游行時亦甚熱烈”,“我們并利用了無線電發英法文通電于全世界。“帝國主義對龍州赤色政權非常重視,特別是對安南革命的影響,給法以極大之恐慌,故敵軍之迫不及待地向龍州進攻,與法帝之催促有很大的關系。”①中共中央對紅八軍和左派革命委員會的反帝行動給予高度評價,要求全國聲援。3月22日,中共中央機關刊物《紅旗》還發表題為《赤色的龍州》的社論,稱贊龍州軍民的反帝斗爭。 
  六、學習和發揚鄧小平等老一輩革命家的精神 
  回顧鄧小平領導百色起義這段歷史,了解他對百色起義的貢獻,主要是為了學習和弘揚他的革命精神。具體來說有以下幾個方面: 
  1.崇高的獻身精神。鄧小平在法國勤工儉學時,于1922年參加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192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后轉往蘇聯學習。“我來莫的時候,便已打定主意更堅決地把我的身子交給我們的黨,交給本階級”。1929年夏天,鄧小平告別了妻子,被組織派往廣西。其間,鄧小平回上海匯報廣西工作,正好妻子臨產,但卻不幸患病去世,嬰兒也在幾天后夭折。鄧小平強忍悲痛,來不及料理后事就返回廣西。妻子的后事只好委托其他同志幫助料理。這充分體現鄧小平一心為革命的崇高奉獻精神。 
  2.頑強的革命意志。鄧小平奉命來到廣西,情況復雜多變,任務艱巨繁重。但他以頑強的意志,為確保起義的勝利而不懈奮斗。其間,他不辭辛勞,奔走在廣西和上海之間,前往南寧、恩隆、百色、龍州、靖西、雷平、向都、東蘭、河池、全州以及湖南道縣、江華,廣東連州、仁化,江西崇義、信豐等地,堅定的理想信念支撐著他不懈追求。他詢問部隊的思想和生活情況,勉勵大家在任何的情況下都要堅持 
  斗爭。
  3.以群眾為中心的精神。鄧小平在百色起義期間注意發動群眾,認為要以群眾為中心來決定一切問題。否則就會處于被動地位,到處站不住腳。他強調,紅軍是為人民謀利益的軍隊,一定要做到紀律嚴明,秋毫無犯,和老百姓親如家人。
  4.求真務實的精神。無論是起義時間還是地點,鄧小平都是從實際出發。不在南寧發動起義,是因為我們的力量還未準備好,群眾也沒有起來。關于起義的時間,鄧小平認為不能機械的確定,必須有準備工作,“直到以后軍隊中我們已有強固的組織才決定” 
上一篇:鄧小平連聲夸獎的英雄

下一篇:百色黨性教育——百色起義精神的當代價值論略

版權所有©百色紅色文化培訓中心  備案號:桂ICP18003549號
手機:15677671329 地址:百色市右江區城東大道  

百色紅色培訓

手機二維碼

178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