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來到百色紅色文化培訓中心!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注微信

學員風采

+more

聯系我們

+more
百色紅色文化培訓中心

聯系人:王老師

手機:15677671329

地址:百色市右江區城東大道


紅色經典

您現在的位置: 網站首頁 >紅色經典
領導干部率先垂范
時間:2019-07-03     閱讀次數:   
 領導干部率先垂范 
   
  紅七軍軍長張云逸向來嚴于律己。一次,他偶然了解到,與他一起出生人死干革命的弟弟張逸秋在理財上存在錯誤。他回到軍部立即召開會議,責成張逸秋作出深刻檢討。他還對同志們說:“張逸秋違反黨的紀律,有缺點和錯誤,大家要堅決給予揭發、批評。否則發展下去,就會給革命事業帶來嚴重的損失。尤其他是我的弟弟,會造成很壞的影響。”會后,張云逸撤銷張逸秋經理處長的職務并調離軍部。為了這件事,張云逸對弟弟進行多次教育,使張逸秋改正了錯誤,成長為一位忠誠的革命戰士,后來為黨和人民的事業獻出寶貴的生命。 
  在對待公私取舍上,最能看出一個人的情操。右江赤衛軍總指揮黃治峰在進行土地革命試點工作時,堅持給自家分最差的土地,把好的土地讓給貧苦農民。紅七軍主力北上時,他回家鄉提取放在他家里的紅七軍經費――黃金3斤12兩、光洋17箱。堂兄考慮到他遠離家鄉,家里生活有困難,勸他留下一些錢養家糊口。黃治峰聽后嚴肅地說:“你知道這是什么錢嗎?這是紅軍的軍餉,一個銅板也不能動,部隊馬上就要出發了,你知道部隊有多困難嗎?家里的困難你們自己想辦法解決。”最后他把軍餉全部提走,一個銅板都沒留下。但是,他留下了一枝槍,要求堂兄和家人堅持斗爭。 
  楊金梅是右江蘇維埃政府主席雷經天的妻子。紅七軍北上時,黨組織安排她留在東蘭工作。她很不情愿和丈夫分開,雷經天為妻子輕輕抹去臉上的淚痕,嚴肅地說:“我們是共產黨員,黨需要我們去哪里,我們就要到哪里去,這是絕對不能討價還價的。”楊金梅的眼淚流了下來,說:“從個人的感情來說,我當然希望時刻在你身邊。可是革命利益高于一切,我也是黨員,你放心,只要我不死,我等你回來。”雷經天同志曾蒙受過許多冤屈,甚至被同志們誤解;也曾犯過錯誤,受過黨組織的處分。但是,從百色到江西,從江西到延安,從延安到全中國解放,他的理想、信念和追求始終不渝,體現了共產黨人勇于正視錯誤、改正錯誤的坦蕩襟懷和崇高品質。楊金梅在右江根據地的反“圍剿”戰斗中受傷被捕,英勇就義。 
  李謙是紅七軍中英勇善戰的驍將。1931年2月初,李謙率領五十八團一營在遭家坪嶺上迎擊敵軍。不料情報有誤,敵軍來的不是1個團,而是4個團。面對敵人的猛烈攻勢,他沉著應戰,打退了敵人的7次進攻。在回擊敵人第8次進攻的時候,他揮舞大刀,與敵人展開英勇的搏斗。部隊撤退的時候,一顆飛彈襲來,他的腹部鮮血噴涌而出。他對趕來攙扶的警衛員大吼一聲:“別管我,快沖出去!”他一直沒倒下去,堅持掩護大部隊沖出重圍,鮮血染紅了他的軍裝,猶如硝煙中熊熊燃燒的火炬。 
  恩隆縣委書記滕德甫,一家6口都被敵人殺害了,但他強忍悲痛,堅持工作。1930年,紅七軍北上轉移后,敵人對右江根據地進行了瘋狂的“圍剿”。一天,為了掩護紅軍赤衛隊家屬轉移,他率領農軍在嚇哈村與數倍之敵展開了一場殊死的激戰。他知道,村子里有許多紅軍家屬,一旦敵人進入村里,后果不堪設想。敵人憑借優勢兵力發起一次又一次沖鋒,形勢十分危急,但還有一些年老體弱的鄉親沒有撤出村子。敵人又一次撲了上來,一位戰士扯著他說:“書記,我們的子彈快打完了,快撤吧!”他一把摔開說:“不,只要還有一個老鄉沒撤出去,我就不能先撤。”這時,一顆子彈飛來,他倒下了,但他那雙通紅的眼睛仍死死盯住前方蜂擁而至的敵人。戰士們抬著他沖出包圍圈,才發現他已經犧牲了。同志們流著淚告慰他“鄉親們都安全轉移了”,并輕輕地撫摩著他的眼簾,才合上了他的雙眼。革命是快樂的事業 
  在右江革命根據地,有一種不朽的精神,那就是共產黨倡導的“快樂事業,莫如革命”。這種精神在韋拔群同志的身上,體現得最為淋漓盡致。 
  韋拔群出生在東蘭縣的武篆鄉,雖然生在富裕的家庭,但從小與貧苦農民的孩子生活在一起,窮人的苦難和地主的作威作福,使他恨透了黑暗的社會。16歲時,他就以“憤不平”為筆名,激揚文字,抨擊時政。 
  1912年,為了讓韋拔群出人頭地、光宗耀祖,父親送他進廣西法政學堂。但看到學校盡是傳授升官發財、榮華富貴之道,他憤而退學。為了尋找救國救民的道路,他回鄉變賣家產,開始游歷中國,考察社會。 
  1921年,韋拔群回到東蘭,時任廣西省省長馬君武委派他出任南丹、東蘭兩縣縣長。他不想做一個欺壓百姓的官,要造黑暗社會的反,要鏟除人間的不平等。他再次變賣家產,購買武器,組織國民自衛軍,開始了反抗剝削壓迫的革命生涯。 
  韋拔群先后組織了3次農民運動,都失敗了。他陷入了深深的思索:我領導的革命,雖然有滿腔熱情,卻堅持不了多久,這到底是為什么?今后的路該怎樣走?革命的真經往哪里找? 
  1925年初,他費盡周折,輾轉貴州、云南、越南、香港,最后到達當時的革命中心廣州,進入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接受毛澤東、彭湃、陳延年等人的教誨。在廣州的日子里,他如饑似渴地學習馬克思主義理論,終于找到革命的真理,心中豁然開朗。 
  1925年4月,韋拔群由廣州回到東蘭,在列寧巖舉辦了四期農民運動講習班。農民像潮水般集聚到列寧巖,一把把斧頭、鐮刀閃爍著耀眼的光芒,一支支衣衫襤褸的隊伍在右江大地揭竿而起。 
  1926年,中共中央在給共產國際的報告中這樣寫到:韋拔群同志在東蘭已成了海陸豐之彭湃,極得農民景仰。 
  平等幸福是勞苦大眾的樸素理想,但在東蘭山區,瑤族同胞卻連人格的平等都沒有享受過。作為東蘭縣革命委員會主任,韋拔群深深知道不平等給瑤族兄弟帶來的痛苦。他深入到瑤寨里,與瑤族同胞同吃南瓜野菜、同睡火塘邊、同做峒場活,向他們傳授革命的道理,并且在“革委會”的政治綱領中,明確規定了對瑤民的平等政策。真誠的溝通,使瑤族同胞堅信蘇維埃政府就是他們的靠山,韋拔群就是他們的親人,是他們的“拔哥”。他們說,有“拔哥”在,我們什么也,不十白。 
  1929年12月11日,中國工農紅軍的旗幟高高飄揚在百色城頭,韋拔群的隊伍編為紅七軍第三縱隊,從此這支部隊在共產黨領導下屢立戰功,讓敵人聞風喪膽。 
  1930年10月,紅七軍根據中央指示北上,韋拔群被上級安排留守根據地,并受命組 建紅二十一師。北上的紅十九師大部分戰士是東蘭人,他們舍不得家鄉,舍不得“拔哥”,私下醞釀在部隊出發那天偷偷留下。韋拔群知道后,語重心長地說:“你們還講不講紀律?我們還是不是共產黨的部隊?你們還記不記得黨旗下的宣誓?共產黨人對組織的決定,不能討價還價。” 
  韋拔群讓北上的部隊帶走最好的武器,看著這些與自己朝夕相處的兄弟,他敬了一個莊重的軍禮,然后帶著74個傷病員,走入東蘭的崇山峻嶺之中。 
  革命處處充滿艱險,隨時都會流血犧牲。有一天,韋拔群和他的妻子黃秀梅化裝出山偵察敵情,被敵人發現了。他們被圍困在一片竹林里,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敵人。韋拔群對黃秀梅說:“準備好,打一陣就往外沖。”黃秀梅說:“不行,敵人太多,危險。”韋拔群說:“不能等死。”拔槍就要往外沖,黃秀梅一把拉住他的手說:“我有辦法,你別動。”說完,她就往竹林外的一條小路上跑去,一邊跑一邊開槍。此刻夜幕已經降臨,朦朧中敵人以為“拔哥”真的跑了,立即追了過去,密集的子彈像暴雨一般傾瀉過去。韋拔群看著倒下去的愛人,聽著漸遠的槍聲,眼淚噴涌而出。 
  為了表達自己堅定的革命意志,“拔哥”把3個孩子分別取名叫韋革命、韋堅持、韋到底。在右江根據地的腥風血雨中,韋拔群經受住了饑餓、疾病、嚴寒的考驗,敵人沒有打倒他,困苦沒有壓垮他,但來自紅軍內部的叛徒韋昂貪圖賞銀,向他射出了罪惡的子彈。韋拔群還剩下最后一口氣時,仍惦記著要通知政委陳洪濤帶領部隊轉移,他斷斷續續地吐出這幾個字:“快些……通知……部隊……” 
  39歲的“拔哥”壯烈犧牲了。殘忍的敵人將他的頭顱割下來,送到南寧,掛在了北門城上。蓬亂的須發,刀刻般黑瘦的臉,沒有合上的雙眼,仿佛在默默地吟誦:快樂事業,莫如革命。 
  “斷頭今日意如何,創業艱難百戰多。此去泉臺招舊部,旌旗十萬斬閻羅。”當年陳毅元帥梅嶺被困時留下的這首詩,正好成了韋拔群獻身革命的真實寫照。 


百色紅色培訓/百色紅色文化教育/百色干部培訓/百色黨性教育/百色紅色教育/廣西紅色培訓/廣西紅色教育/廣西紅色文化教育/廣西干部培訓定制方案請電話咨詢,中心同時承接桂林、防城港等廣西境內的培訓班。
上一篇:第一頁

下一篇:驚天動地甘孟魂

版權所有©百色紅色文化培訓中心  備案號:桂ICP18003549號
手機:15677671329 地址:百色市右江區城東大道  

百色紅色培訓

手機二維碼

178游戏中心